国内
原阳县卫生局被指乱收费 基层诊所怨声载道
发布时间:2014-07-24 18:21:40 文章来源:

 

  河南科技新闻网讯 (徐照恒)近日,原阳县葛埠口乡的一位村医向本网反映,称:原阳县卫生监督所每年都以检查为借口,找出各种理由向每个辖区诊所收取三至五百元不等的费用。他们收钱没有名堂,更不开任何的票据。为深入了解事情的真实情况,7月23号,本网工作人员来到原阳县进行调查走访。

  

 

  乡村医生张洪宾在葛埠口乡范堤村开办的诊所

  在葛埠口乡范堤村我们见到了乡村医生张洪宾,在诊所内整齐的摆放着3张病床和一个药架。张洪宾说,这个诊所是我2004年开的营业十余年了,现在卫监所的领导说这个地方不达标不准我经营了。

  本网工作人员:哪里不达标你知道吗?

  张洪宾:知道,注射室、药房、诊断室和观察室没有进行分离,经营面积小,也不符合要求。

  本网工作人员:既然老诊所不符合要求,这几年你为什么没有进行整改?

  张洪宾:我就在村里另找了一个地方,无论是面积还是其它方面都符合要求,想让卫监所的同志验收一下是否合格。电话中卫生局工作人员刘彦信说,你让我去我就去吗?一个诊所也顾不着跑,现在验收工作已经结束。

  本网工作人员:这几年你是怎么经营的?

  张洪宾:我在范堤口从医有十余年了,卫生局防疫站、及卫监所的领导是经常光顾我的诊所,收取消毒检测费每年150元,从来没有告知我们检测结果。最近几年他们还收300至500元不等的费用,这个钱我们先交给管片的医生,管片医生再交给卫监所的会计。

  本网人员:这个钱可以不交吗?

  张洪宾:这个钱不交不行。不交的话卫监所会挑毛病,罚款,到时候会拿的更多。

  本网工作人员:你的钱交给了谁?

  张洪宾:我们这里的管片医生杨广学。

  本网工作人员:今年你为什么没有按照往年的“惯例”去做?

  张洪宾答:2012年,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村里的村医要合在一块执业,当时我结合葛埠口乡卫生院院长张新杰的意见,地点定在了范堤口村新村委会。这样我和另一名村医史要杰就走到了一起。在装修诊所的过程中史要杰突然变卦要退出,后经张院长多次调解无效,万般无奈我只有在新城区又租了一套房子,按照标准进行装修。

  房子装修完毕,我去行政服务中心领取了表并要求验收办证,一个星期后卫监所的刘彦信来到装修好的诊所,说证没有办出来先把牌子摘了,他们拿起砖头砸烂了牌子,然后扬长而去。

  卫生监督所作为乡村诊所的行政主管部门,应该积极主动的指导基层卫生所的工作,诊所哪里不合格了,他们指出缺点我们会积极配合整改,而在我们原阳县卫生系统,只要交钱就能通过验收,若不交钱,条件再好的诊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也不给你年审。

  在葛埠口乡,本网人员又来到了其他几个诊所进行了走访,发现原阳县卫生局所存在的问题还远远不止这些。

  村医李勇(化名)说,卫监所若收取三四百块钱这还是少的,多的有五六百的、甚至有的诊所被收走了一千元的费用。

  他们收钱时,大都先找一个片长,所谓的片长也就是平时和卫监所领导走的关系比较近的人,我们这里的片长是杨广学(音),杨广学替他们跑跑腿,片长说要多少你就得出多少,你若不给,会有你的好看。几百块钱也不算多,我们息事宁人、忍忍也就算了。

  另外,我们卫生部门还收一项钱,这个钱他们收时说是叫合作医疗违规资金,收的是从100到1000元不等的费用。这部分钱我们村医都叫做是保护费,与交给刘彦信的钱不一样,今年我交了300元,钱交给了葛埠口乡卫生院新农合一位叫李艳伟(音)的人。

  在其它村的走访中,村医王大成(化名)说,我们卫生系统乱收费这事太气人了,每年交150元的检测费也就算了,每个诊所还要交几百元的管理费,这个钱谁也说不上是什么名堂,去年我交了500元,今年我交了300元。 在我们这里,你拿钱就没事,要是不拿钱,你中也是不中。

  王大成还透露,收这钱的时候,我们乡卫生院的领导也参与了其中,他们先组织乡村医生开大会,院长在会上说:“这钱交给卫监所,让片长代收,可以少交点,若是自己去交只能比这多。”片长会后就收钱,我们这里的片长是游团解(谐音),他收了钱之后再交上去。去年卫生局把这部分钱收上来之后,为了给片长以物资奖励,还领着他们出去旅游了。

  去年我交的是500元,大部分村医交的都是300元,当时我就问游团解,你因为啥多收我200元?

  “别说了,以后有啥事跟哥说,不会让你过不去的。”游团解嘟囔着嘴说道。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收这钱?又为什么不自己去收?他们在躲避着什么?这部分钱又去了哪里?难道是给领导送礼了吗?真希望纪检检察部门能介入此事,还群众一个明白。

  在郑滑线的北侧,本网工作人员来走进一个名叫三兄妹的牙科诊所,屋内一名女医护人员正戴着口罩给一位老大娘看病。

  本网人员:你有资格证吗?

  医护人员:没有,我刚毕业,还在实习。

  本网人员:没有证,你怎么还给病人看病?

  医护人员:这是我的亲戚。

  本网人员:你们这个诊所怎么没挂执业许可证?

  医护人员:这事我也不知道,你问我们这店里的老板吧。

  三兄妹牙科诊所紧靠公路边,这里交通位置便利,附近群众来这里看病的人很多,而在屋内什么手续也没挂却在经营,这种情况是否在原阳县卫监所的监管范围?

  

 

  原阳县卫生局

  为证实村医的种种说法,本网工作人员随后来到了原阳县卫生局,在信访接待室,我们见到了王主任。

  王主任说:村医反映的事情我们也接到了县纪委的批复,我们调查这件事情的时间周期是两个月,到9月2号前我们会形成一个调查结果。我们再提及其他事,王主任说:“我们科室就四个人,这段时间也比较忙,我被抽出去也是刚回单位,不了解情况。”

  知情人士透露,原阳县有17个乡镇,仅葛埠口乡就有60余个诊所,若每个诊所每年平均收取300元的费用,这17个乡镇又收取了多少钱?这部分钱又去了哪里?这个事儿又该谁负责呢?

  针对此事进展本网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