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新闻
营口气象站成世界首批百年站
发布时间:2017-06-09 14:16:31 文章来源:辽沈晚报

  如今的营口观测站观测场,已用全自动设备替代了人工观测工作。

  始建于1904年8月的营口气象观测站是一座二层的红色小楼,位于营口的东升街附近。

  经过多年的岁月冲刷洗礼,营口气象观测站旧址内已破败不堪。   本组图片由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 吴章杰 摄

  本报记者实地探访:从神秘“小红楼”到观测自动化

  1904年起,营口就有了气象观测站,除因历史原因有5年中断外,百余年来它一直记录着天气变化。

  2017年5月17日,第69届世界气象组织执行理事会会议认证通过全球首批60个百年气象站,我国营口等4个气象台站因建站历史悠久、多年致力于持续观测以及推动探测环境保护等成功入选。

  本报记者来到了这个全国唯一得以保存旧址的气象站,去感受历史,了解天气预报背后的人和事。

  二层红砖楼 气象屈辱史

  “姥爷家旁边还有一栋二层红砖小楼,它是那片区域唯一的二层小楼,鹤立鸡群的。它有着跟姥爷家一样的红砖,我们一直叫它‘小红楼’。那个小红楼太神秘了,窗子很小,里面黑洞洞的,楼梯也很窄,好奇如我,去过一次也不敢再去了。”这是营口人宋倩在《营口:那些铭刻在百年红砖老屋上的城市兴衰》一文里的回忆。而这座留给宋倩儿时印象深刻的神秘小红楼,就是辽宁营口地区最早的气象观测站。

  营口气象观测站,始建于1904年8月,距今近113年,原址位于新市街的青柳街327番地(东升街32号),从1904年10月起,正式有气象记录,后两三年间更名为关东观测所营口支所。说起这段历史,就绕不开中华民族受人欺凌的屈辱史。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俄国人战败,日本人占领了营口。日本中央气象台在辽宁省设立了两个观测所,营口的第七临时观测所即为其中之一,为日军侵略战争提供气象情报。营口第七临时观测所即为关东观测所营口支所的前身。主要观测气象要素有气压、气温、湿度、风向风速、降水量、云量、日照等。

  日本战败 火烧营口支所

  1937年,业务范围从最初单一的气象调整至气象、天象、地震、地磁及与此相关联的观测、调查和气象预报。关东观测所营口支所脱离了关东军气象部队控制,改为伪满中央观象台管理,这个名字也一直沿用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

  在营口市气象观测站史和营口市气象局大事记中,这样记录着:日军撤离营口前,日本人点火焚烧关东观测所营口支所,致使观测仪器及1943年3月-1945年8月营口气象资料损失。在营口市气象局档案馆,现在还保存着从1905年1月至1942年的月报、年报和多年统计资料,这是营口保留下来的最早的气象观测数据。自此,关东观测所营口支所的时代结束了,之后5年,营口再没有建立过气象监测机构,气象记录中断。

  1949年气象观测再次恢复

  1949年3月27日,这一天对于营口气象史有着划时代的意义。东北解放后,新成立的东北气象台派专员到营口重新建立了气象观测站工作,仍选定关东观测所营口支所的位置建立新站,二层小红楼成为了气象观测站的业务办公场所。同年4月,营口恢复了中断5年的气象记录。建站之初,仪器设备极为简陋,除有小型蒸发以外,其余观测均以目测为依据。

  当时观测站里承担这样快速且高频度业务增加的工作人员只有2人,无论从工作强度还是工作压力上都可谓是一种挑战。建站以来,营口气象站先后经历了3次搬迁:1955年9月由东升街32号迁至营口市通惠街郊外;1973年1月迁至营口市区站前区东风路58号郊外;2005年12月迁至西炮台公园控制区,也是现址。1974年营口气象站资料参加了全球气象资料交换,成为了世界天气监视网合作成员,今年批准为百年气象站。

  从人工观测进入现代化

  在他人眼中几个时间点就可一带而过的营口气象站历史,在当年奋战在一线的老职工眼中,却是他们真真切切经历过的每一天。1958年5月,16岁的付仁相从辽宁省气象学校被分配到了营口气象台工作。“我是坐着一辆人力三轮车去的营口气象台,当时的气象台已经不再是那个小红楼了,搬迁到了一个苏式建筑中,一共两层,第一层是7间砖瓦房,第二层是一个大平台,专门用来观测天气要素。我的工作是观测天气,观测站需要建在比较偏僻的位置,要求没有遮挡,便于观测天气。每隔一个小时或两个小时就要出去观测,夜晚也是如此。对于还是大小伙子的我来说,夜晚观测时也会觉得有些害怕。”别看环境艰苦,提起这段工作经历,今年75岁的付仁相眼中仍充满着热情。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各类辅助机器、自动化观测设备开始引入,营口气象观测也如同乘坐了一辆现代快车。付仁相亲眼见证了这一气象历史变迁,营口市气象观测站站长杨晓波更是对此深有体会。“在2002年时,绝大部分的气象要素都实现了自动观测,按照中国气象局印发的《综合气象观测业务发展规划》要求,到2020年将全面实现观测业务现代化,到时部分气象观测站将无人值守。”

  的天气预报。

  “观测员和预报员的关系就像是X光片和医生,观测员记录数据,预报员来给天气‘把脉’。”杨晓波给出了一个特别的比喻。本报记者走进气象观测站,揭开天气预报的那些“秘密”。

  每小时肉眼看风速两分钟

  付仁相做了十余年的观测员工作,至今他还记得风要素测量口诀“仰首注目两分钟”。他介绍,那时的风速是通过风压板测量的,风压板高度13米左右,观测员要仰头观察至少2分钟以上,通过观察风压板被风吹起的高度,来判断风的速度。几乎每次观测完风速,大家的脖子都会酸痛好一会儿。”付仁相不无感慨地回忆说,“到1968年1月,坐在屋子里就可以测量风向风速了,这种脖子酸痛测风的日子才结束。”

  10年以上的预报员才算经验丰富

  1976年来到营口气象台做预报工作的张惠玉介绍,1983年前观测员的数据并不是直接传送给预报员,需要对照查算表,形成编码,打电话给邮政局。“不同的气温、气压、相对湿度等都会对应一个编码。预报员把这些数字通过邮政局传输给国家气象局。最终国家气象局会形成一个全国的预报产品和天气图。这时候,资料才会到预报员手中,我们预报员就是根据这张图和数据来进行气象预报。”张惠玉说起这一过程,就好像破译密码般神秘。一个合格的预报员最少也要磨练上3年左右,10年左右的预报员才敢称经验丰富,在预报行业,绝对是“姜还是老的辣”。

  合格的观测员:先看三个月云

  浓积云、钩卷云、毛卷云、透光高积云,云一共有29类。认识每类云、了解它的特性,也是观测员的工作之一。“你看,远处那个就是钩卷云”,杨晓波指着远处的云说道。能有如此的“特异功能”都靠雷打不动的看云。“每天每隔三个小时就要出去定时观云,就连晚上也是如此。”杨晓波演示了起来,需要选择空旷区和距离参照物,至少看2分钟,来判断这个云在十等分的情况下占多大面积,距离地面高是3000米还是5000米。而这些都是通过肉眼来完成的,不用借助任何器械。要想作为一名合格的观测员,前三个月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看云,要知道每种云对应的天气现象,这些分时段记录下来的云数据都会成为气象预报或人工增雨的判断基础。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王莹

  相关

  新闻

  29类云 哪片云会下雨

  一眼就知道

  出门前,我们总是习惯看看天气预报,来决定今天的着装。而事实上,我们看到的温度、风力大小、降雨、大雪等一系列气象数据均来自气象观测员和预报员之手。每小时肉眼看风速2分钟,3小时一次观云,下雨天定时测降雨量,雪地里放气球测高空风,一点一滴的记录汇聚成每天的“数据库”,预报员以此来做出第二天